【】 首页|新闻中心|法院简介|审务公开|队伍建设|法学园地|案件快报|荣誉展台|法律法规|裁判文书|专题报道

对合议制度的检视与修正

基于对基层法院合议庭审理案件的调查分析

作者:卓小红  发布时间:2015-04-14 09:56:18


要想改进,第一步就是要看看摆在面前的事实。[1]

[]霍姆斯

 

论文提要合议制度是现代法治国家普遍实行的一项司法制度。[2]在我国,合议制被作为人民法院的基本审判组织而运用于司法实务的案件审理,合议制度在审判体系中居于基础和核心的地位,诉讼制度、审判制度、管理制度以及组织制度等都会在合议制度中有所体现和反映,也就是说合议制度是整个司法制度的一个缩影,但是在司法实务中合议制度并没有达到预期的规范有效的运行目标。因此,笔者认为,必须从司法实践中合议庭审理案件的调查分析着手,对我国目前的合议制度进行检视与修正。

本文将从合议制度运行之现实考察入手,在对合议庭审理案件进行调查分析的基础上,对我国合议制度的运行情况进行分析,最后在分析的基础上提出修正性建议。(全文共6943字)

以下正文

 

 

制度是一个宽泛的概念,一般是指在特定社会范围内统一的、调节人与人之间社会关系的一系列习惯道德、法律、戒律、规章等的总和,也指要求大家共同遵守的办事规程或行动准则。[3]具体到我国的合议制度,[4]即是指人民法院组成合议庭审理案件的制度。合议制度是相对于独任制度而言的,其特点是共同审理、共同评议、共同负责。

从合议制度的特点可以知道,合议庭对案件进行共同审理,共同进行评议,最后是共同负责,所以合议庭审理案件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即审理阶段、评议阶段和负责阶段。从法律规定合议庭的组成人员来看,合议庭可以分为有人民陪审员参加的合议庭和没有人民陪审员参加的合议庭。在司法实务中,合议庭审理案件的优势也是明显的,更丰富的经验和方案,排除个人的恣意妄为等等,但也存在诸多问题,如集体负责等于没负责,人民陪审员的法律知识的缺乏等,这也就成了司法改革重点关注的对象。

本文拟在对合议制度运行之现实考察的基础上,分析我国当前合议制度所面临的困境并对其进行一番解读,并在此基础上对合议制度提出重构之路径。

一、现实考察:“名存实亡”的合议制度

当今世界各国法律均明确法院是专门行使审判权的机构,法院在审理具体案件时,大多数情况下由数名审判员组成一定的组织代表法院行使审判权,该组织即我们通常所说的合议制。[5]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合议制度的运行出现不畅,主要表现为审而不“理”、 评议无声、陪而不审等。

(一)审而不“理”

在我国当前的审判框架之下,以合议庭的审判组织形式对案件进行审理已为常态化,但审而不“理”的现象却屡见不鲜,通过对中部某省基层法院100名非承办法官参加合议庭审理案件时经常性的活动现状进行调查发现,合议庭审理案件时,除了审判长或者案件承办人一直忙个不停外,其他的合议庭组成人员基本上处于审而不“理”的状态,对审理中的案件“漠不关心”。庭审时,有的在看报纸、书刊杂志,有的在写自己所承办案件的裁判文书,有的甚至中途离席,一去不复返(如图1)。

    在当前的案件分配、责任担当的机制下,非承办案件法官在合议庭审理案件时基本上处于审而不“理”的状态,“置身事外”,只剩下承办法官或审判长在唱“独角戏”。

(二)评议无声

评议是合议庭审理案件过程中最核心的环节,关系到人民群众是否能够感受到法律的公平和正义,所以我们应该认真对待评议。合议庭进行案件合议时,其应然状态是合议庭组成人员就案件所提交的证据以及证据采信、事实认定、法律适用、裁判结果、诉讼程序等问题充分发表自己的看法,最后采取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集中制原则得出结论,不同的意见记录在合议庭评议笔录中。合议庭评议是一个群体决策的过程,这就要遵循群体决策的一般规律。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合议庭评议的功能发挥的并不顺畅,合议庭“形合实独”、“审而不议”、“评议无声”的现象仍然存在,痼疾难消。[6]

通过对中部某省基层法院100名法官参加合议庭审理的案件进行评议发言的调查,我们发现,合议庭组成人员在评议案件发言时,有的不作发言,有的就是简单地同意承办人或审判长的意见。(如图2

    在上图中,评议时不发言的,评议快结束时也就随意的同意某个合议庭成员的意见,最后记入合议庭评议笔录,能够坚持自己的意见的却很少。

(三)无人负责

合议庭作为一个集体决策机构,理应集体决策,集体负责。在实践中,因为“评议无声”现象的存在,于是出现了集体决策,无人负责的局面,负责任止于流于形式。

这根源于“羊群效应”,也叫“从众效应”。羊群是一种很散乱的组织,平时在一起时也是盲目地左冲右撞,只要有一只羊动起来,其他的羊也就会不假思索地、全然不顾地一哄而上。“羊群效应”就是指人们经常受到多数人影响,从而跟从大众的思想或行为,也被称为“从众效应”。[7]在合议庭评议时,若有人坚持不同意见,将会破坏合议群体的和谐,破坏人际关系并有可能承担被追究发表错误意见的错案责任风险,面对如此之压力和风险,会促使他趋同于其他合议庭成员的意见,以致保持良好的群体和谐并将风险转嫁于合议组织。[8][9]于是在当前组织承担责任的机制还不完善、成熟的情况下,就出现了无人负责的局面。

(四)陪而不审

人民群众以人民陪审员的身份参与人民法院对案件的审判活动是我国基本的法律制度。法律上确定了其权利、地位与责任,即除了不能担任审判长以外,人民陪审员享有同其他审判人员同等的权利,平等地参与案件的审理,在案件评议时平等的参与合议,充分发表自己的意见。[10]

人民陪审员是从广大人民群众中产生的,其产生基础的广泛性与法律专业知识的狭窄性决定了陪审员在案件审理的整个过程中难得有一“阅”、一“问”、一“议”,以致出现“陪而不审”的现象。[11]

以下是通过对中部某省基层法院80名人民陪审员庭前阅卷、庭审发问、评议时是否赞成法官意见的调查问卷,通过调查显而易见,人民陪审员所发挥的作用在法律的预期上已大打折扣。(参见表1、表2、表3

庭前阅卷

每次均阅

经常阅

很少阅

一次也没有

陪审员人数

7

15

45

13

人民陪审员庭前阅卷情况调查

 

庭审发问

经常发问

偶尔发问

没有问过

陪审员人数

12

45

23

2  人民陪审员庭审发问情况调查

 

评议意见

均赞成

大多数赞成

赞成与不赞成比例相当

自己的意见

陪审员人数

29

33

15

3

3 人民陪审员评议赞成法官意见情况调查

另外,还存在人民陪审员不参加合议庭的评议,最后只在合议庭评议笔录上面签字或由他人代签字的现象,这是值得我们深刻反思的。

二、分析:失落的合议制度

合议制度有如此之诟病,是由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现实压力:案多人少

近些年来,我国的诉讼案件呈爆炸式增长,尤其是经济发达地区,某些经济发达地区法院法官年人均办案数近400件,如此惊人的数据,导致法官在办案时要么钟情于独任制审理,要么合议制审理流于形式,这样以节省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其他案件的审理当中,以提高办案效率。

而与此同时,法官队伍却在以蜗牛爬行的速度增长,加上每年还有退休的,以非正常方式离开法官队伍的,剩下的法官人数就更少了,这一高一低的剪刀差,使得法官的选择只能是趋利避害,这样才能尽快结案,以提高结案率。

(二)外部机制:考核压力

现行的考核制度是以法官个人为单位进行考核的,而不是以合议庭为单位进行考核的。法院以调解率、办案数、结案率、发改率等为主要指标考核审判业绩、质量和效率的依据,最终是落实到法官名下,而非合议庭名下,法官自然地要围绕这些指标像陀螺一样旋转了,[12]而这些只与承办人息息相关,与非承办人关系不大,非承办人自然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对在合议庭审理案件以及评议就只剩下应付、敷衍塞则的态度了。

(三)内部缺陷:制度困囿

较之于独任制度而言,合议制度虽程序严谨但要耗费的资源更多,如人力、时间和物力,尤其是人力和时间资源,而与此同时诉讼效率却不能与独任制相提并论。另外,因合议庭成员将风险转嫁于合议组织,且有案件承办人规则的存在,其他非承办人的合议庭成员便不会积极认真思考,不会积极踊跃发言了,从而难以达到信息交互、集思广益的效果和目的。[13]

(四)角色冲突:陪而不审

在陪审的场域中,法官所扮演的是专门审理案件的角色,其有专门的法律知识和素养,有丰富的办案经验和专业能力,简而言之,法官的本职工作就是审理案件,但是人民陪审员则不同,他有自己的非法官的本职工作,或是有固定职业的人员,如教师、医生,或是无固定职业的人员,但不管如何,在陪审的时候,在法官面前,在法律知识面前,人民陪审员便成了“门外汉”,很少在法官面前“班门弄斧”,于是,合议庭只能走走形式,走走过场,人民陪审员也只能看看热闹,看不了“门道”。

三、困境:合议制度功能的缺失

(一)审判分离

在我国除了合议庭这种审判组织形式以外,还存在凌驾于合议庭之上的审判委员会,审判委员会不直接审理案件,但是审委会对案件讨论的决定合议庭必须执行,这就出现了审者不判、判者不审的现象,同时这也违背了直接审理原则、言词原则的诉讼基本规律。审委会作为实际裁判者,却不在裁判文书上面署名,裁判文书以合议庭的名义发出,这就导致合议庭成员对案件持有与审委会不同意见时而有可能承担错案责任的风险,这对合议庭成员难免过于苛刻和不公,对当事人也是不负责任的。

这种审判分离是对直接审理原则、言词原则的公然违背和践踏,同时对当事人来说,也掩盖了真正地裁判者,短期内似乎是无法改变这一现状了。

(二)合议庭评议时信息交流水平较低,形合实独

合议庭评议的过程就是各个合议庭成员就案件信息进行充分交流的过程。实践中,合议庭信息交流的水平是比较低的。合议庭评议发言的规则,一般先由承办法官就认定案件事实、法律适用发言,审判长最后发言,审判长是承办人的最后发言。当承办人发言后,其他合议庭成员大多是简单地表态同意与否,这就没有达到合议庭合议时信息交流的目的,仍然是承办法官一人唱“独角戏”。[14]

由此可知,发言顺序是合议庭评议有效、有序开展的基础,也正因为如此,发言顺序犹如一把双刃剑,反过来也制约了评议的有效开展,承办法官作为案件的具体负责人,掌握了更多、更丰富、更准确的案件信息,审判长具有丰富的审判经验,且大多数情况下审判长由庭长或副庭长担任,这样他们在合议庭评议时的发言具有很重的分量,这也是行政化体制带来的潜在影响。马克思·韦伯认为,处于科层制中被格式化的成员个体往往简单接受、服从较高级别成员的意见,哪怕并不总是正确的意见。[15]尤其是有人民陪审员参加的合议庭这种情况显得更加突出,这就是行政化体制所产生的听从领导、服从权威的心理和现象,最后导致合议制变成了独任制,形合实独。

(三)陪审制度形同虚设

人民陪审员参与合议庭审理案件,理应按照角色分配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发挥其应有的作用,但司法实践中出现的难得一“阅”、一“问”、一“议”的现象使得陪审制度形同虚设。对此笔者深有感触,人民陪审员在审理案件时不仅是难得一“阅”、一“问”、一“议”,即使有问,有时候所询问的事项要么无关紧要,要么就已经跑偏了,由此可见这问的质量也是值得商榷的。[16]细究起来,是由“外行”因素主导着。

人民陪审员参加合议庭审理案件所担任的应该是一个积极进取,庭前阅卷,庭审中帮助法官查明案件事实,评议案件时充分发表自己的意见的角色,可眼下却被一个形似“木偶人”的角色所代替,使得陪审制度黯然失色、形同虚设。

四、路径重构:合议制度之出路

通过上文分析,基于各种原因,我国的合议制度所积累的诟病甚多,使得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合议制度的应有之义。

合议庭作为案件审理的组织,其应然状态是:合议庭成员相互配合,出色地完成庭审活动所应该完成的事项,评议时合议庭成员认真负责、认真思考,积极充分地发表自己的意见和看法,信息的交互在较高的水平进行,办案经验共享,高质量、高效率地完成案件审理的工作,为达此状态,必须对合议制度进行优化。

(一)解压:案多人少

诉讼案件方面,针对具体的个案,在立案后开庭审理前,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把握时机,合理引导,促成调解,这样可以把要进入开庭审理的案件进行部分分流,甚至在开庭审理后作出判决前还可以进行调解工作,以减少案件进入合议庭评议的机会和数量,为合议庭节省更多的人力资源和时间资源。

法官队伍方面,面对诉讼案件呈爆炸式的增长的压力,我们可以加强法官队伍的建设,增加法官的办案人数,以部分抵销诉讼案件的爆炸式增长,缓解办案压力。

(二)改革考核方式

无论是计算办案业绩,还是进行错案追究,法院现行的考核方式都是以案件承办法官为考核单位,合议庭其他成员虽然参与案件的审理,但并不是考核的对象,这样导致其他合议庭成员只对自己所承办的案件负责,对其他案件则“漠不关心”。

要改变这一局面,就要改变现行的考核方式,通过合议庭审理的案件要以合议庭为考核单位,以此调动合议庭其他成员的工作积极性。在进行错案责任追究时要严格采取责任自负原则,即以评议时发表的意见为准,发表的意见错误导致出现错案的,追究发表错误意见的合议庭成员的责任。

(三)加大独任制的适用范围,减少合议制的适用

司法实践中,并非所有的案件都是重要的、复杂的,恰恰相反,重要的、复杂的案件比例相对较小,也就是说很大一部分案件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就可以了。目前法律规定只有基层法院的简单刑事案件和民事案件才可以适用简易程序,因此简易程序还可以进一步加大适用范围,来缩小普通程序适用的空间,以节省更多的司法资源。

(四)对人民陪审员进行培训—“外行”朝“内行”的迈进

知识都是通过后天的学习、积累所获得的,法律知识也不例外。人民陪审员参与合议庭案件的审理,在我们看来都是“外行”,他们所发挥的作用无非就是凭借理性、良心和智慧对案件事实的是与非作出判断。因此我们要理解外行参与司法的优势所在及其多样性。[17]当然,“外行”也是可以朝“内行”迈进的,法官的法律知识是通过学习获取的,那么人民陪审员的法律知识也是可以通过学习而获得。

因此加强人民陪审员的培训不仅可以增长他们的法律专业知识,还可以拉近他们与法官之间的距离,使他们获得被认同感,更有利于案件的审理和评议。

(五)关于审判委员会讨论案件的机制

目前,审判委员会讨论案件的决定合议庭必须遵照执行,这违背了诉讼基本原则中的直接审理原则和言词原则,要改变这一现状,就必须对审判委员会讨论案件的机制进行优化。

对于依法比较明显可能提交审委会讨论的案件,实行审委会委员旁听制或直接参与合议庭的审理,这样以来,审委会委员就能直接面对案件的审理,包括举证、质证、法庭辩论和最后陈述等一系列法庭程序,这些都有利于审委会讨论案件,且不明显违背直接审理原则和言词原则。

(六)成立相对固定的专业化合议庭

现行的合议庭组成带有随意性、随机性和临时性,在一定程度上不利于案件的审理。案由多、复杂、涉及面广是目前诉讼案件的一大特点,作为一名法官,专长于各个方面的法律知识是不现实的,毕竟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那么成立相对固定的专业化合议庭不失为一个明智之举。

比如成立劳动争议合议庭、知识产权合议庭等专业化合议庭,基于长期办理某类案件所积累的丰富办案经验以及专业于某方面的法律,这将大大提高合议庭评议的水平和质量,也将提高合议庭所审理案件的质量和效率,无论对于节省司法资源,还是彰显法治的公平与正义,都是不无裨益的。

 

结束语

合议庭审理案件的运行模式犹如炙烤在热锅上,饱受批评与指责。它的优势在于它可以发挥集体组织的优势,发挥集体的智慧,进行信息交流、经验共享,以此更好地处理案件。但是司法实践中,合议制度的运行并不是很顺畅,遇到了诸多的问题,只有对其进行改革才是很好的出路。制度的形成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那么对其进行改革也必定是任重而道远的。

 



[1] law and social reform,in The Mind and Faith of Justice Holmes,His Speeches,Essays,Letters and Judicial Opinions,ed,by Max Lerner,The Modern Library,1943,p.401.转引自苏力:《送法下乡中国基层司法制度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393页。

[2] 在我国合议制度的表现形式就是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时所组成的合议庭,所以本文中合议制度与合议庭不作区分。

[3] 《百度百科》,载http://baike.baidu.com/view/78391.htm?fr=aladdin2014530日访问。

[4]  合议庭有民事合议庭、刑事合议庭以及行政合议庭之分,这是人民法院在审理民事、刑事和行政案件时临时组成的审判组织,本文中所提到的合议庭是传统意义上的,区别于目前进行司法改革所成立的专业性合议庭。

[5]  左卫民等:《合议制度研究兼论合议庭独任审判》,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第34页。

[6]  刘峥:《我国合议庭评议机制检讨及完善》,载《人民司法》2008年第21期。

[7]  《百度百科》,载http://baike.baidu.com/view/46563.htm?fr=aladdin2014613日访问。

[8]  毕鹏程、席酉民:《群体决策过程中的群体思维研究》,载《管理科学学报》2002年第1期。

[9]  郎淳刚等:《群体决策过程中的冲突研究》,载《预测》2005年第5期。

[10]  参见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决定》第一条之规定。

[11]  廖永安、刘方勇:《社会转型背景下陪审员制度改革路径探析》,载《中国法学》2012年第3期。

[12]  参见刘冠南:《像陀螺转不停 法官是机器人?》,载《南方日报》2010520A09版。

[13]  章武生:《简易程序中的公正与效率》,载《诉讼法研究》第1卷,第272—282页。

[14]  张雪纯:《合议制与独任制优势比较》,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09年第6期。

[15]  [美]彼得·布劳、马歇尔·梅耶:《现代社会中的科层制》,马戎、时宪明、邱泽奇译,学林出版社2001年版,第134页。

[16]  彭小龙:《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复苏与实践:1998—2010》,载《法学研究》2011年第2期。

[17]  [美]奥斯汀·萨拉特:《布莱克威尔法律与社会指南》,高鸿钧等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222223页。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