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新闻中心|法院简介|审务公开|队伍建设|法学园地|案件快报|荣誉展台|法律法规|裁判文书|专题报道

通畅工程中的合同主体问题

作者:阙道银  发布时间:2010-08-17 10:51:43


裁判要旨】本案系一起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产生的工程欠款纠纷,本案在处理过程中,通过对工程承包方和工程发包方所签订的合同中主体及权利义务的认定,并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的规定,诉讼当事人对自己诉讼权利的诉请只能基于法律的规定,而不能超出法律规定之外对与合同无关的第三人提出诉讼请求。

案情

原告:侯先召

被告:桑植县龙潭坪镇刘家界村民委员会

被告:桑植县交通局

原告侯先召诉称:200672日,原告与两被告签订了一份《龙潭坪镇刘家界村水泥路建设施工合同》,出资方为桑植县交通局,总里程为3.2公里,每公里造价为15万元。原告按照合同约定于2007125日竣工,并经被告桑植县交通局验收合格,同日交付使用。实际总里程为3.1公里,总造价46.5万元。被告桑植县交通局陆续支付了原告部分工程款,现尚欠原告8.04万元。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支付所欠工程款8.04万元及利息2万元。

被告桑植县龙潭坪镇刘家村民委员会经本院依法送达民事起诉状副本及开庭传票,未在规定的时间内向本院提交证据和答辩状,亦未出庭参加诉讼。

 被告桑植县交通局未书面答辩,口头辩称:交通局不是《龙潭坪镇刘家界村水泥路建设施工合同》的主体,不应成为被告,原告将桑植县交通局列为本案的被告主体不适格;另交通局已按照国家政策支出了相应资金,所以原告与被告桑植县龙潭坪镇刘家界村的纠纷与交通局没有关系。

经审理查明:原告侯先召与被告桑植县龙潭坪镇刘家界村民委员会于200672日签订了一份《龙潭坪镇刘家界村水泥路建设施工合同》。合同中约定了工程质量、造价(每公里15万元)及工程付款方式。合同中将桑植县交通局和龙潭坪镇人民政府列为工程监督方,桑植县交通局为工程出资方。200673日,原告在未征求龙潭坪镇刘家界村委会和桑植县交通局意见的情况下与瞿明福签订了一份《龙潭坪镇刘家界村水泥路建设施工合同》,后两人因施工上发生纠纷。庭审中,原告对桑植县交通局应拨付的总工程款46.5万元及县交通局经验收对原告所实施的刘家界村3.1公里水泥路工程和经审批已支付给原告的工程款43.27万元,原告与被告桑植县交通局均予以认可。对原告所提交的《龙潭坪镇刘家界村水泥路建设施工合同》一份、税收通用完税证两份和龙潭坪镇刘家界村委会证明中3.1公里工程数量,被告桑植县交通局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对被告桑植县交通局所提交的5份证据,除龙潭坪镇刘家界村公路工程变动情况纪要和贺艳的调查笔录因与本案无直接关联不予认定外,其他3份均予以认定。

审判

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桑植县龙潭坪镇刘家界村民委员会所签订的《龙潭坪镇刘家界村水泥路建设施工合同》,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不违反法律规定,属有效合同。本案中的被告桑植县交通局属于工程出资方,不是签订合同的主体,且交通局已履行完毕了自己的出资义务。被告桑植县龙潭坪镇刘家界村民委员会应当按照合同约定,支付尚欠原告的工程款3.23万元及因迟延支付该工程款的利息,对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因无充分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桑植县龙潭坪镇刘家界村民委员会偿付原告侯先召工程款32300元及因迟延支付该工程款的相应利息;二、驳回原告侯先召对被告桑植县交通局的起诉;三、驳回原告侯先召的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各方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

评析

    本案是一起因进行通畅工程即村村通工程所产生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本案案情并不复杂,法律关系也非常明确,本案在审理中所产生的焦点问题即建设施工合同中的工程出资方和工程监督方应否为本案中的当事人;根据合同法中有关合同相对性原则的规定,合同当事人一方只能基于合同向对方提出请求或提起诉讼,而不能向与其无合同关系的第三人提出合同上的请求,也不能擅自为第三人设定合同上的义务,1、主体的相对性,即指合同关系只能发生在特定的主体之间,只有合同当事人一方能够向合同的另一方当事基于合同提出请求或提起诉讼。具体的说,由于合同关系是仅在特定人之间发生的法律关系,因此只有合同关系当事人之间才能相互提出请求,非合同关系当事人,没有发生合同上的权利义务关系的第三人不能依据合同向合同当事人提出请求或提出诉讼。另外,合同一方当事人只能向另一方当事人提出合同上的请求和提起诉讼,而不能向与合同无关的第三人提出合同上的请求及诉讼。2、内容的相对性,即指除法律、合同另有规定以外,只有合同当事人才能享有合同规定的权利,并承担该合同规定的义务,当事人以外的任何第三人不能主张合同上的权利,更不负担合同中规定的义务。在双方合同中,还表现为一方的权利就是另一方的义务,权利义务相互对应,互为因果,呈现出“对流状态”,权利人的权利须依赖于义务人履行义务的行为才能实现。从合同内容的相对性可以引申出几个具体规则。一是合同赋予当事人享有的权利,原则上并不及于第三人,合同规定由当事人承担的义务,一般也不能对第三人产生拘束力。二是合同当事人无权为他人设定合同上的义务。三是合同权利与义务主要对合同当事人产生约束力,法律的特殊规定即为合同的相对性原则的例外。3、责任的相对性,即指违约责任只能在特定的合同关系当事人之间发生,合同关系以外的人不负违约责任,合同当事人也不对其承担违约责任。违反合同的责任的相对性的内容包含三个方面:第一,违约当事人应对因自己的过错造成的违约后果承担违约责任,而不能将责任推卸给他人。第二,在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债务不能履行的情况下,债务人仍应向债权人承担违约责任。债务人在承担违约责任后,有权向第三人追偿,债务人为第三人的行为负责,既是合同相对性原则的体现,也是保护债权人利益所必须的。第三,债务人只能向债权人承担违约责任,而不应向国家或第三人承担违约责任。本案发生的纠纷现象即村村通工程在一地乃至全国皆是如此,针对本案主体的确定存在以下几种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全国实施的村村通工程中要求工程出资方和工程监督方承担合同中的义务没有法律规定,更不符合合同法中合同相对性原则的规定;第二种意见认为,合同中的工程出资方应该承担合同中所约定的义务。笔者认为,作为本案的合法、合理、合情的处理结果应该是只能由合同中的工程发包方承担合同中所约定的义务,理由是:从合法的角度来说才符合合同法相对性原则的规定,从合理的角度来说,工程建设的实际受益人就是工程发包方,本案中的受益人也就是桑植县龙潭坪刘家界村委会,故本案中应该偿付原告工程款的主体只能是所签订的《施工合同》中的发包人即本案的被告桑植县龙潭坪刘家界村民委员而非工程出资方和工程监督方。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